华夏:系"福建最奇特土楼"!

文章来源:258    发布时间: 2019年12月13日 11:30  阅读:2082  【字号:  】

我的身体在不断地向下坠,惊恐使我不知所措。我该怎么办?乞求妈妈的原谅吗?不管怎么样,妈妈一定会救我的!我大声地叫:妈妈——妈妈——!可是不管我怎么奋力地呼喊,都没有人应答。妈妈,你在哪儿啊?你真的不要我了吗?远远地,我望见了地面。我知道,如果我再不做点什么的话,毫无疑问,我会摔得粉身碎骨。仓皇中,我试着张开翅膀。一阵旋风把我重又卷上了蔚蓝的天空。隐隐地,我仿佛看到了那温馨的巢。不会的,这一定是梦境,妈妈已经狠心地把我踹下来了,怎么会?莫非我来到了天堂?不,耳边一阵阵狂风的嘶吼声告诉我,我还活着!巢在我眼中清晰又模糊,我仿佛看到了那兴奋而又充满着渴望的眼神。

华夏

在月色惨白的短松冈,一壶清酒,热泪千行,我风尘仆仆地回到这里,还来不及洗去脸上的浮沉,来不及梳理泛白的鬓角,我只想赶快回到这里来,好好看一眼让我牵魂梦绕的女子,我仿佛看到了她倾泻而下的长发,可如今,只有那树掩映下的坟冢,默默地,回应着我的呼应。我的手轻轻拂过坟头,将清酒滴滴洒在坟前。这样的悲痛,是何等伤痛与思念啊,是怎样的人才能独自忍受的呢?

镜头又一转,这次是美丽的云贵高原。在一片崇山峻岭中,在一阵松涛树海中,他——王顺友,一人一马,一走就是二十年。他是一个普通的邮递员,却做着世界上最伟大的事:架起高原居民与外界沟通的桥梁。他用最原始的交通工具,却走完了最远的路程。在这漫长的路途中,他遭遇的困难不计其数,却从未丢失过一封信件。在他的眼中邮包就是生命。听到他被骡子踢破肠子,却仍坚持走完九天的路程,我悚然一惊,为他这份执着的敬业精神所感动;看到他在孤独、寂寞的黑夜里与风声、水声、铜铃声为伍,低低地唱着苍凉的山歌,我的心刹那间崩碎了,一股透明的液体缓缓流出……

来到未来,我能看到先进的科技,方便的工作,快捷的生活,可是在未来,被我们挖空的地球,还美丽吗?

蔚蓝的天空下,一只鹰自由翱翔。它的翅膀是那么有力,它的眼神是那么犀利,它毫不畏惧几千米的高度。它,是一只真正的苍鹰!

罗曼罗兰曾说过:母爱是一种巨大的火焰。是啊,母爱温柔又温暖。达芬奇也曾说过:父爱可以牺牲自己的一切,包括自己的生命。是啊,父爱壮烈又深沉。

正如诗中所说的那样,秋天是丰收的季节,这时,我不禁感到瑟瑟发抖,突然一件披肩披到了我的身上,顿时,一股暖流涌进我心,转头一看,原来是妈妈,谢谢,妈妈。妈妈什么也不说,只是面带微笑,望向前方……




(责任编辑:宿欣忻)